嘉德在线

胡赳赳:艺术家简单点好
  来源:     胡赳赳
留言:0条    
  正像好莱坞电影《功夫熊猫》在中国遭到赵半荻先生的抵制一样,人们由衷地感叹,艺术家变得越来越复杂,他们的动机和行为趋向于一个介入社会、介入公众的混合性身份。不是说介入社会、介入公众有什么不好,而是艺术家的介入大部分都荒唐、可笑,令正常智力水平的人顿生苦恼之感。

  哥伦比亚大学的哲学教授丹托发表了《艺术的终结之后》,这是在10年前,他痛感艺术的边界是一个被无限放大的问题,艺术的外延与可能性已经不能用早先的美学原理和艺术秩序来概括、来欣赏,同时他却又以欣喜的目光来拥抱着这场艺术的大革命。艺术真的终结了吗?10年后,中国的艺术批评家开始思考发生在本土的种种现象和问题:艺术资本主义、谎言共同体、发展中国家的国际歌、经济活力下的艺术攀升等等。艺术家们面临着更多的诱惑、更大的机会、更好的前途。艺术家们的特权也得到了空前的释放,他们可以超乎常人般的出格、放纵、胡闹、冒犯、尖叫、吸引眼球......因为他们是艺术家。

  艺术家们的眼神已经变了,不再是“为了艺术而艺术”(多么老套的提法!)。北大教授张颐武有一次形容中国的IT GIRL,说她们的眼神中有“贼光”,这是在4年前,他在新周刊知道分子年终评议会上说的话。你可以理解为“攫取的眼神”,正是在这种眼神的辉映下,物欲时代、消费主义迎面扑来。现在,艺术家和姑娘们没有什么区别,他们的眼神中要攫取的内容太多,而且无关乎艺术。

  这实在是一种巨大的悲哀。艺术圈的朋友们在一起争论的焦点,往往集中于艺术的学术和市场的分野,最后的结论是,中国当代艺术只有市场、没有学术;只有艺术品,没有艺术家;只有买卖的理论,没有研究的学问。

  艺术行业,本来就是在大文化体系下的一个分支,天生就单薄,如果没有厚重的文化背景做底子,大艺术家的产生如同痴人说梦。也有人说,在这个时代,只要你有才华,是不会被埋没的,这句话说对了一半,另一半是:你甘心在多大程度上以及在多长时间内被埋没,与你的才华是成正比的。有一个评论家去艺术家的工作室,爱去他们的书架上找,找他们的知识谱系,去他们的影碟机旁,看他们听什么音乐和看什么碟,去跟他们交谈,看他们关注的话题和谈论的事物都是些什么,至于作品、技法,反而在其次,这种方式,确有其道理。艺术的支撑体系,同样是功夫在诗外。

  有一次聚会,末终,所有人都在一大块有皱褶的布上签名,醮着丙稀颜料。只有一个日本艺术家满头大汗,严肃认真,把签名这个事体弄得很大,花了很多时间,让大家不耐烦的时间。其他中国艺术家的签名则蜻蜓点水、得过且过,没有一笔一画。中国艺术家们的心眼太活络、太好使了,这也是中国艺术家的整体现状。

  画小女孩的刘野有一次聊天时就说,不希望自己被人说成太朴素,因为艺术品是个奢侈的东西,被人说成太朴素总归不合适。他的说法是纯粹一点、单纯一点,不搞太多名堂,专心把自己的画画好。也有痛斥他的画一文不值者,包括其前女友,他都不恼,就是专注于自己的创作。他谈到艺术品时说:“贵的不一定比便宜的要好。艺术有意思的地方也在这里。所以我觉得纯粹一点还是最重要的。人都有消费好东西的欲望,但纯粹一点还是更好。”

  艺术家简单点好,不要总是把“策略”挂在嘴边,非把自己搞得跟策划人似的,“叙事策略”这类的语言最早发端于文艺理论家的口中,是他们对技巧的一种称颂方式,说白了就是有脑子、高明。智性与观念当然很重要,但艺术的创作成败往往跟心灵、感受、直觉有关,被朱其称为“一流艺术家的二流作品”层出不穷,一个关键原因是,当代艺术的修辞手法被滥用:挪用、拼贴、复制、波普等等。尤其是拼贴与挪用,几乎成为一代艺术人的神圣宗教,似乎不这样做,就会被当代艺术拉下马来。

  不少人对当代艺术抱有普遍的失望,悲观情绪笼罩在红火的艺术市场之中。曾经有一个朋友要报考艺术类的博士,面对“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他被另一个朋友泼了冷水:“老实说,我觉得当代艺术比起其它文化行业而言,从业者的素质以及出来的作品太差了。”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嘉德在线”网站的价值判断。 更多资讯
本文已被浏览
 4226次 

Copyright@1999-2017 AR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嘉德在线拍卖有限公司
ICP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ICP证010113号
北京市通信公司提供网络带宽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4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