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在线

王春元:艺术品市场价值时代的到来
www.artrade.com   2010-01-04
  来源:     嘉德在线
留言:0条    

  以下文章节选自芷兰雅集年度峰会

  会议主题:芷兰雅集年度峰会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6日下午

  会议地点:新闻大厦二层报告厅

  主持人:刚才的五位嘉宾都是艺术品进入亿元时代真正的助推手,他们的行为直接影响了市场。台上还有另外两位嘉宾王春元和龚继遂老师,他们是市场的观察者,他们会用另外的角度看待市场。王春元老师,您在中国当代艺术比较火的时候,就有一个预测说它已经到了击鼓传花的时代,现在到艺术品进入亿元时代,您对这个时代有什么样的看法?

王春元

  王春元:如果把今天这个时代称之为亿元时代还不是特别贴切的,我觉得应该称之为价值时代,因为艺术品市场真正开始形成市场,形成了从拍卖引发的市场。拍卖从1994年到2002年是一个行情的时代,行情时代是指不管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行情是模糊的,通过拍卖形成了一个价格,使得这个行情一点点的澄清了。大家知道什么样的东西可以在一个行情中进来,而且什么样的东西可以达到一个什么样的行情。

  2003年在非典后形成了一次报复性消费,这次报复性让所有东西出现了增长,这个增长带动了整个收藏热,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出现了一个扩大到上千万的人群,这个人群代表了收藏,不只是这个市场本身成熟了,而且这个市场所有板块都成熟了。从2003-2008年这段时间可以称之为是一个市场的时代,市场的板块不断形成,板块上的收藏群体也在不断形成。

  真正说到价值时代的时候,我们应该有一个指标性的东西。今天的亿元时代不是盲动的支撑下来的,它是有一个理性判断。真正亿元时代和理性时代是从今年上半年开始,或者是更早的时候开始。今年春季的时候,两件宋画高价位的成交(注:宋《瑞应图》,中国嘉德2009春,5824万元成交;《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北京保利2009春,6171.2万元成交),使大家开始意识到一个问题,我们在竞买艺术品的时候不应该根据市场,而应该根据行情,我们应该回到美的角度上判断审美价值。价值本身不是跟着行情走,也不是跟着市场走,行情和市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亿元时代出现亿元价格,并不是一个很新奇的事情,它是一个必然。但是重要的是大家开始关注价值,什么才是有价值的东西。在这之前,大家都是流通,都是击鼓传花式的流通,价格时代和亿元时代都是一个角度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它可能使击鼓传花的游戏结束了,大家要去看它的价值。

  在价值时代之前,有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样的艺术品才能构成财富?在这个财富的支撑点上,究竟有几个能构成财富。这个目标确定以后,价值市场才能够出现财富。但是亿元时代,出现亿元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今年投资流动性过剩引发整个资产价格上涨,所以带来了艺术品价格上涨。第二,出现亿元是有大资本投入,有大资本进入带来了市场,大资本进入所寻找的目标不像我们这些藏家和玩家之类的,它所寻找的目标是一个价值,这种价值有人曾经形容为价值提升的大概率事件,我们买这件东西本身的过程,它将可能形成一个轰动性事件,事件本身将会引发附带着这个东西的增值和价值提升。以前我们所注重的都是价值提升,那么未来大资本进入的话,它所需要的是什么?所以,今天来我们特别期待刘(益谦)先生,他作为一个大资本的代表进入市场,他的想法是什么?这是我们这段时间关注和迷惑的东西。但是我可以讲一点,不管是亿元时代到来还是价值时代到来,未来的时候会出现一个很大的差,高端的东西很多,而低端的东西从拍卖市场流出去,我们关注的不是它的原因,而是考虑到未来它有什么样的走向。

  主持人:谢谢王老师,王老师是资历非常老的新闻人,今天他重操旧业替我向刘总问了一个问题,那么我们请刘总回答一下。

  王春元:我们觉得今年艺术品市场涨幅超过了地产涨幅,地产涨幅是40%,艺术品市场很多超过了70%,很多人都说刘(益谦)先生不是代表了一个藏家进入,他的背景是他的大资本,他带来的是股市利润,房地产的上涨和股市上涨都是有股市利润和房地产的利润,今天拍卖行也是有双重属性,民生银行等各种各样形式的大资本进入,刘(益谦)先生是大资本的代表之一,我们想知道从大资本本身是怎么来看待投资价值这些问题的?

  主持人:王老师对刘总的答案满意吗?

  王春元:刘(益谦)先生很直爽的把他的态度表现出来了,但是我觉得在这个直爽的背后,任何的投资作为一位投资人来说都有一定的目的。我们可以发现这次创造所谓亿元时代的这几件东西,创造亿元时代的买家都是在这个行业里积累很深的人,并不是说一个新人进来了,就像2003年进来了一个人就直接举,当时他创造了一个千万行情,现在还不是这样的。可以证明一点,我们注意到刘(益谦)先生们的投资开始转向到他们买东西,明代的东西,宋代的东西,这代表了他们开始指向靠学术支撑,确实有价值支撑的东西。所以,这个投入,这个选择就可以说明投资本身的目的不再是流通或者盈利。但是这么高的价位来买这个东西,对于我们来说都有一个狭隘的想法,就是他干吗要这样做?上面还有多大的获利空间?刘(益谦)先生也解释了,他觉得未来的行情还会继续涨。所以,我同意刘(益谦)先生自己的表述。

  主持人:刚才在刘(益谦)总和王老师的一番对话中,我们可以知道买的对象、买的时间,买这件东西背后有没有支撑都很重要。龚继遂老师是资深的美术史的教授,这些年他又一直在研究艺术品市场,尤其是高端艺术品价格的构成,龚继遂老师请给我们分析一下这其中的因素。

  主持人:龚继遂老师的分析让我们再次验证了王春元老师的说法,当艺术品收藏从原来的你卖我买的单纯行为,从原来传统的藏之名山的观念,推进为一个社会事件时,这样的事件一定会影响艺术品市场的价格。

  主持人:刚才王总讲了一句话,中国在整个金融危机中算是一个相对比较好的状态,那么在全球金融危机还没有过去的状态下,中国的市场看上去确实有一点一枝独秀的意味。我们在说到话题时,就想到刘益谦先生,您的事业主要在金融市场,而您又介入到艺术品收藏市场中来,您对这二者给我们什么样的意见呢?

  主持人马丹妮:王春元老师,刚才几位嘉宾的说法又一次和您最初说到资本介入、事件介入的观点能够符合上,你感觉高兴吗?我们看到王老师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王春元:当这个东西进入到一个价值时代时会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艺术品会更大的变成投资的方向。对于玩家市场,它将会怎样来发育和怎样来进行,这实际上又是一个问题。我觉得刘(益谦)先生刚才讲的,确实是起到了一个示范作用。大家开始对一个高端价值追捧,同时对竞买艺术品价值本身的财富性和投资性有一个反思和评判,但是这个评判标准在变化,变化以后如果是持续的东西,肯定会注定艺术品会越来越多的变成投资现象,鉴赏性将会成为投资的一种辅助行为或者是判断标准。

  主持人:鉴赏性只是一个辅助的行为吗?

  王春元:对。但是有些时候这个也很难判断,比如像刘益谦先生买的这些东西直到今天也没有变成一个投资品,他一直在收藏。但是未来的资本包括基金进来,高端艺术品将会越来越多的成为投资品和投资对象。市场分歧和市场分化,艺术品的分化将是什么样的走向呢?如果像邢先生这样有实力的人都加入在基金里面的话,这个玩家市场会是什么样的市场。

  提问:进入亿元时代以后,市场有没有新的风险?有什么需要值得注意的问题?

  王春元:前面几位讲话非常有道理,但是给大家一个共同印象就是说风险对于高端来讲,今天和未来都不存在太大的风险,因为它们的选择已经规避了真伪的问题,它已经越过了这个层次,已经越过了资金和行情的层次,其实从前面几位讲的可以看到一个问题,收藏是一个小众的事情,它不具有一个普世的权利,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说,最大的风险是什么,最大的风险是低端的玩家,我们所谓说有七千万人来参与收藏,这个事情给了我们一个全民共襄文化的盛景,但是真正的风险不存在于高端,存在于低端和中端,这些投资者,他们要谨慎的来选择他们的玩赏对象和投资对象。

  第二,未来市场的风险在于什么,拍卖市场到了资本总成交扩大到这里,未来经济能否支撑市场成交额继续往上涨,它有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消化泡沫,这个只有看未来怎么样了。

  提问:请问王春元老师和胡妍妍总经理,今年亿元拍品都是古代书画,像其他的艺术品是不是被低估了?比如说雕塑。

  王春元:不知道指的是当代雕塑还是什么时候的雕塑?当代雕塑的价值到底被低估还是被高估,应该这么来看,某一个人的作品,或者是今天买作品并不是买一个人的,比如我说只买艾轩的,除了艾轩的我不买,应该买这个人的重要作品,如果这个雕塑是一个重要雕塑的话,他在市场的表现仍然会很好。如果是某一个人,或者是几个人未来的收藏将存在一个典藏的概念,就是经典的收藏,只要是经典的作品,只要是不舍得的作品,只要它有使用价值学术价值,这样的作品无论什么时候都有可升值性。

  主持人:今天鉴于时间的关系,我们有一些问题无法一一回答了。在我们论坛即将结束的时候娱乐一下,也是快过年了,我们请台上这七位嘉宾用一两句话来概括一下,预测一下明年市场大约会怎样?您本人会以什么样的态度参与其中?

  王春元:明年高低端剪刀差我估计会越来越明显,我们不要被裁掉就可以了。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嘉德在线”网站的价值判断。 更多资讯
本文已被浏览
 4017次 

Copyright@1999-2017 AR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嘉德在线拍卖有限公司
ICP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ICP证010113号
北京市通信公司提供网络带宽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4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