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在线

文人瓷画:曹淦源陶瓷艺术
www.artrade.com   2010-08-09
  来源:   嘉德在线   卢葳
跟贴留言:3条    

  

曹淦源:韩熙载夜宴图

  文人瓷画:用心才能读出精彩

  ——访古陶瓷研究者曹淦源

  近日,曹淦源陶瓷艺术展成了京城现代瓷爱好者的谈资,继7月底和8月初分别在荣宝斋美术馆及报国寺展出后,8月中旬,其中部分精品又将分批移至国内最大艺术品交易网站嘉德在线(www.artrade.com)上拍,为期两个月。

  嘉德在线有关负责人表示,曹淦源这批作品与其他景德镇画瓷相比,最大亮点在于他本人是个学者型研究者,在熟悉古陶瓷发展史的同时,还在传统文人画方面有着独特造诣。“画和瓷是两个领域,一个好的画瓷者必须对瓷器的材质和工艺均有相当研究,从整体作品来看,曹淦源画瓷有一种难得的安静、细腻,很沉得住气;同时,他并不刻意仿古,而是由心发出,表达自己的心境。”

  画瓷是研究的一部分

  据了解,曹淦源自己最喜欢的定位是“古陶瓷学者”,他的研究范围以景德镇瓷器为主,着眼点不在时下流行的瓷器鉴定,而是历史文化长河中,某一工艺、造型与宫廷的关系,或者在某一特定时间点所发挥的作用。“比如我曾经在清宫档案里看到,雍正年间最著名的督窑官唐英接到圣旨,让把鼻烟壶的纹样用到壁瓶上,而这件东西的设计不在景德镇完成,而是在九江。我通过查找资料、对比研究,找到了鼻烟壶与瓶子的实物,非常有意思。”在曹淦源心中,对历史、文化的挖掘,是研究最大的乐趣所在。

  “不过我也知道,中国的陶瓷文化源远流长,想全部研究透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只能根据自己的知识结构和景德镇瓷器的特点,在横纵坐标之间找到自己的位置。”几经寻找,他将兴趣点锁定在了对瓷器造型、彩绘等方面的工艺性和艺术性研究上。

  翻阅前人记录,曹淦源意识到,古陶瓷研究一个最常见的误区是,看到藏品实物,就“以为”是如何如何创作出来的。“但实际上,陶瓷绘制应分为艺术和工艺两部分,前者是说怎么能画好,后者是通过材料、步骤的反复实践,实现这种艺术性。对工艺的研究不可能停留在书本上,必须有实践。”这不免令人想起唐英《陶人心语》中的自述:“予于雍正六年奉差督陶江右,陶固细事,但为有生所未见……用杜门、谢交游,聚精会神,苦心竭力,与工匠同其食息者三年,抵九年辛亥,于物料、火候、生尅变化之理,虽不敢谓全知,颇有得于抽添变通之道。”同样,曹淦源将画瓷作为自己研究的一部分,在请教老师傅和亲手操作中积累经验,运用创作来帮助自己的古陶瓷研究,也运用古陶瓷研究来促进创作上的突破。

  此次亮相京城的这批画瓷,以粉彩山水为主。曹淦源告诉记者,虽然现在很多人都在画粉彩,也有很多买家追逐粉彩,但是,就工艺本身而言,粉彩有很多问题并没有说清楚。仔细观察,他画粉彩的方法的确与目前所见大多数传统粉彩不同。通常情况下,粉彩创作中的画和填色是两个人,一个人画好了,另一个人去平填单一色块,然后再在两个色块之间“接色”。“这样做的结果,颜色是固定的,烧出来的玻化部分不多,不足以体现瓷柔和的气质。”因此,曹淦源采用了随心所欲的敷色技法,使画面上极细的部位都能有色彩的微妙变化,一大块青绿色中,能有青、碧、翠、绿的色相过渡,浓淡深浅,丰富悦目,营造出空间、光影的效果,且清润柔和,十分耐看。

曹淦源:韩熙载夜宴图

  书呆子的风花雪月

  在荣宝斋展览现场,最吸引观众眼球的是两副瓷板,一个是《韩熙载夜宴图》,一个是《清明上河图》。业内人士评价说:这两件作品题材虽不新颖,功力却是足够:“一看就出自读书人之手,要有足够的耐心,足够沉得住气,这样的作品,不可能再有了。”

  其中,《韩熙载夜宴图》不仅工细之至,且色彩丰富,有关专家表示,这上面集中了当代景德镇所能运用的所有色彩,是一座独一无二的标本库。

《清明上河图》

 

曹淦源:《清明上河图》局部

 

曹淦源:《清明上河图》局部

曹淦源:《清明上河图》局部

曹淦源:《清明上河图》局部

  《清明上河图》则记载了曹淦源夫妇一段辛酸又痴狂的岁月。“那是20年前了,那个时候上班就是点个卯,周围人热衷于跳舞、喝酒、打牌,我是个书呆子,什么都不会,所以一有时间就跑回家去,闷头做‘傻事’。”画《清明上河图》,是他和妻子躲在书斋里产生的一个单纯的冲动。

  当时没有像今天这么好的资料,偶尔找到些图片,也都印得模模糊糊,为了弄清楚虹桥的结构,他们只能去翻阅各种建筑书籍,研究宋代建筑与民风。实际创作时,考虑到要把虹桥放到画面中心,他们又在原作5.2米的基础上,增加到了5.6米,补充了野地、树木和一队行人。对着瓷板细看,这一补充近乎天衣无缝,与其他场景浑然一体,并无续貂之感。

  “一开始画,就好像钻了进去。”曹淦源回忆说,他理解张择端骨子里是宋代一个凝神静气的书生,而20世纪末,也有这样一个不知人间烟火的人,对外面高喊着“去赚钱”的熙攘人群不闻不问,只是一门心思,一天一小点、一天几毫米地从事着自己的性格所注定的自己的路。“如果是很舒适的环境,我可能没有那种成就感。”面对生活的艰辛,曹淦源选择了感恩,他为自己能做成这样一件“傻事”而由衷欣慰。

  通常,“书呆子”都有着丰富浪漫的内心世界,曹淦源也不例外,他自有他的风花雪月。在他眼中,胎、形、色、彩,都是有性格的,书法、诗词、画面,也都是有性格的,而将这一切工艺与文化元素和谐搭配,成了令他无比享受的过程。

  “我们都是自己买胎来画,我对胎的选择很苛刻,不美的不要。”曹淦源对于“美”的定义在参与拍卖的作品中展露无遗:规整、严谨、有法度。接下来,就是考虑画面如何跟造型结合,让各艺术元素和谐统一。一件粉彩松亭飞瀑图小口瓶,他采用了披麻皴的画法,线条柔软流畅;而同样是云峰飞瀑,在一件青花四方瓶上,他采用了斧劈皴,雄浑硬朗。构图、用笔、颜色、料彩,曹淦源在“他”选择的胎上,实践着“他”的艺术构思。

  这个书生喜欢读古人诗,也喜欢自己写诗。有时是画完之后,用古人的诗句去应和,有时则是读到一首好诗,考虑如何用画瓷来表达那种意境。在一件山静江澄瓶上,他采用隶书于肩部写了一圈诗文,细读,原来是苏东坡的回文诗。“这是根据器型构思出来的,浑圆的形制,无法找到开头和结尾,索性就用了回文诗。”曹淦源介绍说。

曹淦源:粉彩四季山水万字瓶

曹淦源:粉彩四季山水万字瓶

曹淦源:粉彩四季山水万字瓶

  字体也是他乐于“摆弄”的元素,他曾经研习金石书画,各种字体都能写。四种书体并用的粉彩四季山水万字瓶,成了展览现场的焦点。瓷器里素来有“一方顶十圆”的说法,方形器本就难得,而万字瓶属于镶器,共20个面,烧造工艺极难,曹淦源夫妇从近20个胎中选出了两件最好的,随后开始构思如何创作。最终,他想到了春夏秋冬,选用江南典型的景致,配以古人意境幽远的诗句,在四方各自一大一小的两个面上,呈现诗与画的结合。根据主题和画面的“性格”,他选择了四种字体,又分别加以变化,对于大小、浓淡、疏密,也花了很多时间一次次修改、琢磨。

  全部画好后,他和老伴两个60多岁的人,颤巍巍地将作品抬去窑里烧,整整一晚上提心吊胆,生怕烧坏了。“当时连烧的人都跟我们开玩笑说,人家烧个东西说十拿九稳,你们这件,连十拿两稳都做不到。”言语中的轻松,并不能遮掩后怕的心情。只有这对老夫妇自己知道,他们曾为作品倾注了多少心血。

  不懂的不盲从

  传统与创新是当代工艺美术领域经久不衰的话题,曹淦源的审美取向,乍看来,似乎很传统。他是否不用现代艺术元素?对此,曹淦源的回答是:“看不懂的,我不盲从。”他坦言自己并不完全理解所谓的现代符号,但又不想因为刻意追求怪诞而画出不吻合自然的作品,“因此还是不要想,一步一步走,创新自然会到来。”

  他的观点代表了时下为数不多的一些当代工艺美术创作者。他们不约而同地提出,在美术史的链条中,每个人都只是小小的一环,找到自己的位置,做到这一环应做的地步,就足够了。创新不是一个绝对概念,而是相对概念:看你比前人多做了什么。这批创作者真正在意的,不是世人的称赞,而是历史的称赞。“我首先要真正理解,才会去跟随。盲从的结果,可能会被一个不懂艺术的人保管,但不会被历史收藏。”曹淦源说。

  事实上,如果不把创新局限于画面题材,曹淦源的作品和很多当代研究者一样,处处彰显着自己的独创性,因为他是一个喜欢动脑子去琢磨的人。

  以一件山水粉彩四方瓶为例,单看每一个面,“三远”(平远、高远、深远)俱足,完全源自中国传统的山水画审美。但是,瓷与画毕竟是两回事,画瓷的思维不可能完全照搬纸卷。从四个角看过去,会发现四个面的景致也是连贯的,如同一幅通景长卷,可仔细欣赏,又会明了这种连贯性并非将纸卷上的画面直接贴上来就可以实现。

  在他的山水中,曹淦源尽情发挥着自己的文人笔意。他的山水地貌非常丰富,有山,有峰,有峦,有岭,有嶂,有岫,有岚,有岗,有丘壑,有侧峰,有正峰…… 问他可曾四处写生,他以董源的“外施造化,中得心源”对答。“古人研习古画,并不是人人都得跑很多名山大川。我理解游览名山的目的,是去感悟名山的气魄,体会那种意境;而将自然造化引入艺术创作的前提,是首先要有那种意识。我也会游览,但我更多是从文学作品,特别是谢灵运、王维、孟浩然等人的山水诗里去挖掘题材,用自己的艺术语言表达自己心中的山水。”曹淦源的粉彩山水创作,更像一场行为艺术:他在充分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用长期修炼出来的艺术语言,解释诗、书、画之间的“通感”。

竹石瓷板

  事实上,他对光影、空间、节奏的把握,对绘制工序的经营,以及对颜料特性特别是油性的考量,更接近油画的创作方法,而不是单纯的传统画瓷。在一幅竹石瓷板上,能清楚地看到作者的笔触。“颜料和墨色不同,很讲究用笔的方向,第二笔会抹掉第一笔的笔触,那么利用这个特性,就有可能表达光影和层次。”曹淦源道出自己摸索多年的经验。有的时候,为了表现层次效果,他会在一部分画好后,等其晾干,再画下一部分。

  熟悉粉彩特性的人都知道,画上的颜色和烧出来的颜色有着天壤之别,因此需要作者有足够的经验和对颜色、感觉、气韵的驾驭能力,这也成为许多创作者最引以为豪的一点。因此,大多数能画好粉彩的人,都不屑于使用新彩,因为新彩画上的颜色与烧出来的颜色相同,被认为不具“技术含量”。

曹淦源:双梅笔筒

曹淦源:双梅笔筒

  然而,以研究粉彩见长的曹淦源,竟然并不拒绝新彩。在一件双梅笔筒上,他同时使用了粉彩和新彩。为什么会做这种选择?曹淦源解释说,新彩的问题在于没有柔和的玻化,但优点是足够艳丽,而粉彩用来表现梅花奔放的红,恰恰力道不足。因此,他大胆启用了粉彩与新彩的结合,以表达“浅绿轻红”的诗意主题。实际效果证明,这是个明智的选择。

  好书会让人愿意一遍遍去读,好的艺术品也是一样。细细去读曹淦源的粉彩画瓷,每一个角落里,都有作者的精心规划,每一个细节中,都透出意想不到的精彩。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嘉德在线”网站的价值判断。 更多资讯
本文已被浏览
 8334次 

共有相关评论3条
主题:我所看到的曹淦源的陶瓷绘画艺术。  2010-08-25 21:55:42.85
  我有幸参观了曹淦源陶瓷艺术展。曹老师没有大师的称号,但作为一位学者来说对陶瓷绘画一丝不苟的态度给当代的陶瓷绘画交了一个合格的答卷,对得起陶瓷艺术,对得起收藏家。尤其是巨作“清明上河图”在陶瓷上的复制称得上是绝品了,前无古人,很难再有来者。还有“韩熙载夜宴图”,“游春图”我都很钦佩。曹老师在古陶瓷研究,各种瓷绘工艺,绘画书法独有很深的造诣。作品是永恒的会流传千古的。(只代表我对曹老师作品的欣赏、以及观点。)
主题:陶瓷艺术的精品。  2010-08-25 21:38:15.3
主题:收藏的是一门综合的艺术。  2010-08-23 16:01:39.387
看了曹淦源的作品我很钦佩。以为执着的学者一丝不苟的对艺术的追求,决不把低劣的作品留给收藏者,而且在这个时期,曹老师留下了旷世绝作“清明上河图”并把它补充,这需要有多大的水平和耐心,前后达三年之久,这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留下了艺术财富的结论并不过分。将近七十件作品无一不是严肃的作品。时间有限有空在发表我的看法。

高级搜索
推荐关键字:
收藏 书画 拍卖 嘉德在线 钱币 艺术 油画 瓷器 小拍

Copyright@1999-2017 AR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嘉德在线拍卖有限公司
ICP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ICP证010113号
北京市通信公司提供网络带宽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4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