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在线

《禅心映影》说--王笑雪
www.artrade.com   2016-08-16
  来源:   嘉德在线   嘉德在线
留言:0条    

    残荷是画家、诗人们常表现的题材,也许是文人墨客更易伤感于秋的肃杀和生命的凋零,更容易唤起人对生命更深度的思考和感悟。宋代严羽 《沧浪诗话·诗辨》:“大抵禅道惟在妙悟,诗道亦在妙悟。”其实画道也是悟。高明的画家对绘画主题的表现已经不仅仅是视觉世界的体现,更是唤起受众内心世界的共鸣。木龙的绘画已经触及到灵魂深处的禅道及禅悟。

 

    看了木龙的《禅荷映影》系列,无论是视觉还是心灵都有一种强烈的触动。荷是画家们喜闻乐见的题材,无论工笔、写意,或雅或俗,但把荷表现出一种禅意还是一种全新的体现。荷花又名芙蓉、莲花等。佛教里面是称为莲花的,莲花和佛渊源颇深。原因有二:一是莲花出淤泥而不染,其洁净无出其左右者,佛谓之一切处无心是净;得净之时不得作净想,名无净;得无净时,亦不得作无净想,是无无净。二是其它花总是先开花后结果,莲花不一样,莲花一长,它里面就有莲蓬,莲蓬里就有莲子,所以它是因果同时。真的是因果同时,因中有果,果中有因,因与果永远分不开,所以佛家用莲花来表法。曾问木龙如何赋予荷花禅意,木龙笑而不答,我只会悟禅,不会说禅,说了就不是禅了。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却要把它表现在画面上确实有一定难度。但木龙的“悟”还是让我们大开眼界,欣赏他的禅荷系列,很快让你在繁琐芜杂的心绪迅速趋于安静,也许一片树叶的飘落,一只飞鸟的啼鸣,一朵云彩的飘过,以及雷鸣电闪、日出月落、海啸涛起等自然现象,都会让他引起灵感,从中得到意想不到的禅悟。

    这幅《禅心映影》别具慧心,令人眼前一亮。一叶残荷,一波倒影,一只蜻蜓兀立荷梗之上,别无他矣。画面空旷静寂,不见秋风,不见水波,而秋、水又无处不在。蜻蜓振翅兀立,静极若动。可谓静亦禅,动亦禅。佛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叶残荷、一只蜻蜓足以洞观自然百态。整幅画大拙至简,大面积的空白形成了格式塔心理效应,残荷和倒影又是黑白灰的完美体现。木龙的绘画已经由至简到心灵深处的思考,是一位年轻画家向成熟的蜕变。

    他的这幅《悟门了当》中,两页残荷静静浮于水波之上,荷梗倒影在黑暗之中历历在目,画面大量用了“洗”的技法,若有影,洗出天地一片混沌,若无风,天籁之音听之不闻。禅宗一贯主张“风来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度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残荷仿佛一段历史,仿佛一朝风雨,形神皆在,而岁月已然过往。我们看到的不是一个生命的终结,而是下一次生命的开始。静观其画,仿佛生活中的世事纷扰、得得失失、枯枯荣荣、逆逆顺顺也不在话下,内心变得无比包容,无比宽恕。我们在世界上生存,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生命的世界的生生相续、生生流转中的一个小小环节。佛说:“悟门了当,澈见圣凡不二,迷悟不二,生死涅盘不二,有情无情不二。”大抵此意吧。

    《非来非去》画面空灵,时光回转,叶舒叶卷,花开花落,禅意铺面而来。画家的心是澄净的,思维是跨越时空的,那残荷挂满无限的秋意,瓣瓣莲花好似毛笔一不小心抖落了一池春天,动亦静,静亦动,好一幅唯美的画面,让人砰然心动,若有所思。佛曰: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看来画家不是禅心入定,也是解衣盘礴了。

    在这些荷花系列里,这幅《脱体通透》大概是色彩最明快的一幅了。画家有意拉大了荷叶和背景的色彩关系,荷叶褪尽风华,绿色背景却充满勃勃生机,画家把诗嵌入画面,若隐若现,构图颇有新意:干荷叶,色苍苍,老柄风摇荡。减了清香,越添黄。都因昨夜一场霜,寂寞在秋江上。韵律美、诗意美、禅意美让整个画面唯美心醉。

    佛说:死亡,只是此期生命形式的消失,我们离开这个世界,却离不开轮回不息的六道,离不开炙然火宅般的三界。衰亡往往是一个新生命的开始,花落是初生婴儿般的啼哭,都是新生的开始。木龙的画不仅仅是物化了的视觉美的享受,更是精神化了的对生命的尊敬,对生活更深邃的思考。

    禅心映影系列释放出来的诗意、禅意犹如一缕清新的空气,让人如沐清风,如醍醐灌顶。在当今物欲横流、精神迷失的时代,这种禅意书画的出现无疑是一剂洗涤心灵的灵丹妙药,因为禅意是无数人心灵深处最终的呼呼和归宿,相信木龙的书画将开启一个新的世界。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嘉德在线”网站的价值判断。 更多资讯
本文已被浏览
 3169次 

Copyright@1999-2019 AR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路易森林科技有限公司
ICP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ICP证010113号
北京市通信公司提供网络带宽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497号